斩明灯◣

头像来自:冰权
*杂物堆积处*

*si个透明垃圾*

*博客增减不定,慎重取关*

*承蒙错爱 不胜感激*💙💚

【王者荣耀】虐文慎入。成羿or汗罗

         开坑一虐,喜欢多评论。

Chapter 序
       “流血太多会流泪,流泪太多心会碎……”
       “若心碎了呢?”金发的外国的口音随着流利的中文问他。
          “若心碎了……”

Chapter 1
      流泪的原因有两种――太过在意,痛苦。而在意是因无意间的注意的发生的。他的在意也是这样。
      骑着苍狼穿过草丛,紧张撑弓搭箭,正打算要了眼前这残血的主宰。一只金乌随着那划破长空的鸣叫“啪”的一声击中了主宰。
      “后羿击杀主宰”
       熟悉的女声传入耳畔。他扭头,嘴边勾起一抹弧度,夸奖般的浅笑看着后羿。霜发的男人并脸上没有因此显露出什么,仍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只是扭过头转身就走。
   “真有意思。”他心里想着,夸奖般的笑容变成了欣赏。
        他开始注意他了呢。

Chapter 2
       注意太多了就是在意,正如那时的他们。他与他从第一次相遇到晚上的同枕,从战场上互相厮杀到草丛里的合力套路,由最开始的欣赏注意到那时的形影不离。他们的感情如洪水般汹涌直到破碎。只因为他随手一句话和不经意间的击杀。
        那时他飞奔在峡谷,身上满是箭孔流出的血液,一根利箭被他放出穿过草丛,射杀了追逐他的女人。
         “成吉思汗 击杀 艾琳”
           他抬头,却看见后羿。原本锥髻的白发因皮肤变成了披肩的淡金色长发,蓝色的盔甲替代了黄金的护甲,淡蓝色的长弓被他紧握着。
     “你不该杀她的。”语气里带着几缕不惜。
     “那又怎样?”他伸手板起他下巴,呼吸间的距离因此骤减。他得意的看着他,他并没有发觉这件事的异样。但是,殊不知,每当自己击杀任何女人时,一抹厌恶总划过他心头。

        他流血了,但是没发现眼泪已经在他脸庞流过。

Chapter3
       感情开始变淡只至于到无法愈合时他才开始察觉。
        即使后悔也填满不了心底的伤心。然后变成了过分的在意以至于那时的心痛。
       他干了什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反复回忆,回答他的却是一片空气。
       他不明白他当初为何会因那次击杀而拍掉自己板着他下巴的手,更不明白为何从此他开始厌恶。
       战场上的死伤自古难免,更何况是在这里。但是,为什么?
       他做错什么了?
     “为何从那一刻起他再也没有理他?”这些伤透了他的脑筋,也弄坏了他的心。
       哪怕是现在,他也无从知晓。
       他的心随着自己的回忆死去。

       他开始流泪了,也开始心碎。

Chapter 结尾
        他望着满天的繁星,心里似乎回忆起什么。别过头,看着金发的男人睡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搂着自己的手臂发出均匀的呼吸,那淡蓝色的眼睛已被他眼皮遮住。而他看着他,口中念念有词,
        “流血太多会流泪,流泪太多心会碎,若心碎了……”
         他闭上眼睛,叹口气小声回答,
         “若心碎了,会遗忘。”

――――――END.  
        

[王者荣耀弓兵组]肉汤r18。新年贺文1重发。羿汗 后羿x成吉思汗

     一次结果被禁xx于是发云盘链接。评论区一楼也有。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70130412&uk=1840190237

[王者荣耀]【弓兵组】新春贺文二号。羿汗

      成吉思汗只见过三次后羿。
   第一次时,他是个新人。峡谷一堆人凑着热闹来看。这个打声招呼,那个报个名字。脾气心眼好的给他指指路介绍介绍人,皮气差的伴着两句粗口给他提个醒。再过分点儿的也就装作没看见,但是当自己让无意后羿挡住自己去的道让让时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一声“哦。”接着转身就走。
      他回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弯眸小声夸了一句,“小红裙一摇一摆子真好看。”
       第二次。是他无意去下路清兵发育看见的。
        那时他已经与峡谷里人混的半熟不熟,并以“唯一一个有坐骑的ADC”为荣,开局往下路草丛一钻做个野区杀手,然而当对面的男人横握着金色的长弓,往后一退步,一只金色的飞鸟随着一生响亮的鸣叫代替了原本的弓箭射出正中自己。他停滞了三秒,但脑子满是清醒。
      “他的大招,很美。”
        第三次见面时表示春节。
         对于东方最盛大的节日峡谷无异于也是热闹的。
       于是小情侣穿情侣装秀恩爱。
        好基友日常搞基啪啪啪。
        单身狗拉拉扯扯说闲话。
         而他骑着自家二哈看着在 峡谷墙壁睡着的男人,冰冷的雪花覆盖在他全身上下而对方两眼丝毫没有睁开的意思。
        这又使他惊奇。
        他伸出手,男人的皮肤是如此温暖,就像冰封时北夷之地的篝火。
          男人睁开眼睛,看着把手触碰在自己脸上的人。随即,听到对方的话拿起弓箭拉开弦抵到人脑袋上。
          “这张脸只让我一人亲可好?”
――――――NED.     
懒癌不想写致歉别嫌弃